胡同口 > 西祠生活 > 新闻集 > 温州老板娘登上Gucci大片,还是第一次。30年,浙江人终于统治了米兰

温州老板娘登上Gucci大片,还是第一次。30年,浙江人终于统治了米兰

2017-12-07 15:59:15 作者:乐活达人
Gucci大概不会想到, 最新发布的2018早春系列广告大片, 会被中国的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

 

Gucci大概不会想到,

最新发布的2018早春系列广告大片,

会被中国的网易、搜狐等门户网站

当作新闻来报道。

引起围观的原因,

是这支由罗马名流担任模特的大片

「Roman Rhapsody - 罗马狂想曲」

里有个中国人——

一位叫周芬霞的浙江老板娘。



周芬霞在罗马经营的中餐馆

「Hang Zhou da Sonia - 杭州餐馆」,

是罗马最好的餐馆之一。

她的客人包括罗马城各领域明星,

其中就包括Gucci创作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因为被视作罗马多元化的一个代表,她被Gucci邀请参加大片拍摄。


Gucci的官方Ins上,她的大片视频得到3534个赞,是所有参与拍摄的模特中最高数字。



一位浙江老板娘在罗马成为多元化的代表,而在意大利最开放、最多元的米兰,浙江温州人已经「统治」了这座城市。


在米兰,市中心商业街最繁华的地段。每一公里内肯定有一家浙江人开的餐馆,经营不仅限于中餐,还有西餐、中西结合菜。


一家市中心的浙江人餐馆,手写的菜单上满是中国人熟悉无比的「小白菜」、「鱼香茄子」、「孜然牛肉」:



不仅是餐厅,城市里每个超市也几乎全部是浙江人的生意。


我在米兰时有次去一家浙江人的小超市买牙膏,付完钱后和收银小哥聊得兴起,走时忘了拿牙膏。第二天再去,小哥笑呵呵的把牙膏递给了我。


米兰有400家餐厅、600家小超市由浙江人经营。数字之外,如果在米兰随便走一圈,会发现几乎每家餐厅和小超市的老板全部是浙江人。


浙江人在米兰经营的小超市


浙江人经营的店铺也已成为米兰当地人离不开的存在。


意大利年轻人身上的灯笼裤是在浙江人服装店花6欧元买来的,浙江奶茶店前排队等着买奶茶的80%是当地人,一位叫皮埃尔的老人每天都要去找浙江医生扎针灸,否则就会腰痛。


下午4点以后,想买东西只能去浙江人开的店,只有他们还在晚上营业。


根据意大利统计局的数字,米兰有1万9千名中国人。这其中,80%是浙江人,每5个人里就有1个商人。



浙江人已经统治了米兰,去过米兰的人总会有这种感受。


然而少有人知道,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花了30年,饱尝旁人无法想象的艰辛。


早在80年代中期,就已经有浙江人远赴意大利淘金,最先去打拼的人来自浙江南部的温州及周边。


这一地区三面环山地形崎岖,交通不便,人均耕地面积不到全国平均1/3,近半数人处于赤贫状态。1985年,浙江这些地方农村人均收入只有118元。



同一时期,偷渡「蛇头」开始出现在这些农村。他们告诉乡下人,在意大利一个月就能挣2500元人民币,而且政策松,运气好遇到「大赦」就能有合法身份。


渴望摆脱贫穷的年轻人禁不住诱惑。向蛇头借高利贷凑够15万,踏上偷渡货船。


若是遇到边关查的严就要绕道,从奥地利徒手攀越零下20度的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看着一起来的同乡冻死在山上,也只能继续向前走。


 

度过艰辛的偷渡路程后,到达米兰的生活也并不轻松。


初到异乡,这些浙江人在米兰华侨开的中餐馆或服装厂里打工。每天或重复揉搓盘子的动作13小时,或踩18小时缝纫机。


这些浙江人每月平均能拿到300欧元,住地下室的房租要扣掉200欧元。最开始的1、2年,拿到工资就要转给蛇头,用来还债。



等到还清债务,想把赚到的钱送回浙江老家也是难题。


不愿意把辛苦挣来的钱花在外汇手续上,直接将十几万现金用胶带绑在身上带回去。


这种做法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巨额罚款。去年从米兰回国时,机场警察看到我的中国面孔,走过来张口就问:你行李箱里有多少钱?我不好意思地告诉他:2000块。


浙江丽岙,旅意华侨在家乡投资的咖啡馆


没日没夜工作近10年后,这些浙江人终于攒够本钱想做点小买卖。


可从中餐馆和服装厂走出后才发现,自己与米兰这座城市格格不入,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米兰当地人无法理解浙江人。他们说不好意大利语,总是抱团生活,还在一条街上开两个紧挨着的店铺,卖相同的衣服。


热爱足球的意大利人同样无法理解,这些浙江人既不支持AC米兰也不支持国际米兰,仿佛只知道干活,挣钱,像功利机器一样。



无法被当地人理解,让浙江人遇到无数麻烦。


创业之初,浙江人靠积攒下的工资作为做生意的本钱。但生活闲散、很少存钱的意大利人,不相信有人能依赖每月几百元的收入存下来钱。


一位当地商人接受采访时告诉报纸记者:「很显然,他们受到黑社会资助。」


开了自己的店铺后,麻烦更多。


当地报纸上说,浙江人开的中餐馆里宰圣伯纳多小狗做菜,米兰人看到报道马上跑到餐馆门口抗议。


尽管米兰卫生保健机构的技术人员辟谣说,从没在浙江人的中餐馆厨房发现过相似动物骨骼。但声明无济于事,所有人早已认定中餐馆就是做狗肉。



浙江人装卸货时爱用的小推车,同样被当地人嫌弃。


当地人认为放在路上的小推车堵塞交通,米兰市政府也颁布法规禁用这种卸货工具,一度要在华人区装摄像头监视。


一位浙江妇女在街上拉小推车行走,警察看到后冲上去抢车,几个拉扯,发怒的警察直接动手殴打。


而在生活中,浙江人则遭受无尽白眼。


米兰的意大利银行拒绝向浙江人提供贷款,最多也只有每年2万欧元的小额贷款,想获得资金只能另寻他途。


一个名为「VIVI SARPI」的米兰当地人组织成立,他们的主要宗旨就是将浙江人赶出米兰。


甚至浙江老人去圣保罗医院看病,也会遇到护士突然跳到面前,指着脸说:


「滚回你家去,你,还有所有跟你一样的黄嘴脸。」



夹缝中求存的浙江人,有自己的办法。


他们拼命延长自己店铺的营业时间,从天色未亮一直工作到深夜。早上6点钟将孩子摇醒送到学校,再见面就是吃晚饭时问几句学习的事情。


拿到一张一周7天的营业执照,能让一对经营中餐馆的浙江夫妇兴奋不已。这张执照可以让他们一年营业365天,圣诞节也不休息。


在米兰大街上,本地人开的店铺总是下午3、4点就关门,凌晨还在营业的一定是浙江人。


做服装加工的浙江人,开始在顶级工艺上下功夫。


米兰近郊一家十几人的服装加工厂,白炽灯下工人手里拿着的也许就是奢侈品大牌的高级定制服装。


它的老板是浙江人胡希茂,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他说工厂会帮奢侈品大牌做加工,自己最得意的作品是2015年春晚上朱亚文穿的红色双排扣正装。



浙江人还建立起一个信贷互助体系。没有利息,没有期限,完全依靠同乡间的情谊与信任运作,帮助那些想要创业的同乡。


互助往往在米兰北部郊区的一场婚礼中就已完成。对想做生意的年轻人,长辈递过去的红包一定会更厚一些,一场婚礼最多能收到50万欧元。


偿还恩情的时机,也许就在下一场婚礼。



米兰这座城市一开始对他们并不友善,但浙江人用自己的方式一点点统治了这座城市。


他们的影响力也早已超出了米兰。


浙江人在意大利经营66050家企业,仅2015年一年,他们就为意大利创造了约60亿欧元产值。如果没有这些产值,意大利经济增长率将被削掉30%。


意大利当地媒体感叹:


「曾经他们带着一颗勇敢的心,赤手空拳来到意大利闯天下。而如今恰恰相反,在意大利扎下根的他们,开始为意大利年轻一代提供饭碗。」


很少人还记得,这些浙江人曾经是温饱线下的农村人,是中餐馆里的洗碗工,是服装加工厂的工人,尝尽艰辛。


尊敬他们的意大利人可能永远不会懂,比起财富,这个族群身上更值得尊敬的,是一路走来的那种坚韧。



西祠胡同

城市生活社区,就在你身边

苏B2-20130248  苏ICP备13048008号  京网文[2010]0371-0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177号

南京西祠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
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加微信
参加活动赢好礼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