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口 > 西祠生活 > 新闻集 > 为女友变成亚洲最好面包师

为女友变成亚洲最好面包师

2017-11-23 16:08:29 作者:乐活达人
岩永步,日本排名第一的面包师傅,他的面包常年在日本最大的美食站“tabelog"上被评选为全日本最好吃的面包

 

岩永步,日本排名第一的面包师傅,他的面包常年在日本最大的美食站“tabelog"上被评选为全日本最好吃的面包。

不仅如此,世界排名第一的丹麦餐厅“noma”的东京分店,大阪超有名的米其林三星法餐厅“HAJIME”等,有超过20家高级餐厅的餐前、配餐面包,都是岩永主厨做的,他也可能是全亚洲合作最多米其林餐厅的面包主厨了。

问起为什么会迷上面包,岩永主厨调侃地说,大学时候的女朋友特别喜欢吃面包,为了讨她欢心,仅此而已。


 摄影:伊藤徹也


文 / 阿梦梦

(一条视频记者)

和岩永步主厨的初次会面约在晚上六点,从大阪车站走去他北新地的新店,也就15分钟路程。到店坐下后,主厨给摄制组每人端上来一个热烘烘的羊角面包和一杯热咖啡,“先尝尝我们的面包吧,刚出炉的。” 大家都愣了一下,然后默默地享受起了眼前的美味,每个人都是吃的满嘴面包屑屑。

2016年5月,岩永的新面包店  Le Sucré-Coeur 在大阪商业中心的北新地开张。店名是法语,“甜心”的意思。


《Discover Japan》2016年面包特刊

       

       

         

        


  

《Discover Japan》、《&premium》专题报道

左右滑动,你就可以看到开店当月,日本多本知名的生活杂志都用了10多页来讲述岩永和他的面包,他就是美食杂志们争抢的顶级头牌。


如果成为面包师傅,

那每天都能哄她开心啦。


在上大学之前,1974年出生的岩永就是个四肢发达的棒球少年,大学才念了没几个月,觉得无聊退学了。

20岁的时候,岩永交了一个比他大6岁的女朋友,“她很喜欢法国,每天都吃面包,我想如果成为面包师傅,那每天都能哄她开心啦。” 只不过都还没学会揉面团,女朋友就跟他分手了。 

“她比我大,自然会着急结婚之类的问题,就觉得我不合适呗,没钱没房没工作,一头金发。” 岩永说自己是个需要目标才愿意奋斗的人,学面包是为了前女友,分手后,他的目标转换成了面包店老板,谢谢老板愿意雇佣当初一事无成的他,当是报恩。


《Discover Japan》杂志给岩永做的面包拍的特写

Pain,就是法语里面包的意思。当杂志去采访岩永希望能推荐几款面包的时候,主厨任性地说:“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这里的面包每一个都像是我的家人,它们只存在个性上的不同,但并没有好坏。”最后编辑只好把店里所有的面包都介绍了一遍。


从没想过,十几年后会在当初做陪酒的地方,开一家面包店......

22岁那年岩永结婚生子,不幸的是大女儿患有先天性严重残障,看不见,不会说话,四肢不能运动,大女儿的医护费给家里造成了巨大的开销,岩永说自己会的只有做面包,不得不坚持。

入行第7年,他得到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去法国知名面包店”boulangeries eric kayser”进修,只是出发前,必须先为家里赚够一年的生活费。

“我当时白天在面包店工作,晚上6点开始去烧鸟店打工,半夜12点以后去红灯区做陪酒,就是在这里,北新地,我从没想过十几年后会在当初做陪酒的地方开一家自己的面包店,人生啊......”


《Discover Japan》面包特刊内页


我想烤出能成为人们生活支柱的面包。

巴黎的街头处处都能闻到阵阵小麦香,“看着店里师傅们工作的样子,货架上玲琅满目的面包甜品,我第一次对这份职业有了憧憬,想烤出好吃的面包。”

看着同样的客人每天都会来买面包,岩永突然明白,原来面包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主食,就和亚洲人每天都要吃大米是一样的。“这时候我想到说,如果我能做出好吃得不得了的面包,当客人只把它们当成果腹的食物,怀着悲戚的心情吃下时,却能打心底觉得好吃,那我的面包不也就能成为这些人的一个生活支柱了么?”


开在大阪乡下的第一家 Le Sucre-Coeur


岩永在巴黎只待了一年就回日本了,因为他为女儿准备的生活费已经用完。回到大阪后就很多餐饮公司都找岩永想合作开店,但最终他还是选择自己开店,让客人知道什么才是最正宗最好吃的法式面包,因为也没什么钱,他在自己乡下的家附近开了个面包店,就这样有了Le Sucré-Coeur 。


面对面的售卖方式,令客人望而却步

15年前当岩永在大阪乡下开出那会儿日本第一家正宗法式面包店的时候,日本人可并不买账的,什么法棍、酸面包,没有豆沙包吗,没有咖喱包吗?

“日本人从来接受的面包就该是软绵绵的,有馅儿在里头的,到我这儿就傻了,看不懂了,而且即便买回去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吃,那我就想到做一个售卖柜台,想说能更直接地告诉他们关于面包的知识和吃法,可日本人又是那么害羞的,进门一看我们是这种售卖方式,微微一笑,掉头就走掉了。”

开店的第一年岩永几乎每日三餐都是卖剩的面包,根本就没有生意。


客人们送别第一家 Le Sucré-Coeur 

惨淡的日子持续到第3年,《Casa》,《料理通信》等生活杂志发现并报道了这家开在偏僻乡下的正宗法包店,渐渐店里有了生意,有从东京开车4个多小时,特地赶来的美食博主,还有从北海道打飞的过来的客人。

Le Sucré-Coeur 一直开到第10年,岩永决定休业一阵子,“记得那是休业前的最后一个营业日,晚上闭店时,店门口站满了喜欢吃Le Sucré-Coeur面包的客人们来送别,那个场面真的很感人。”


现在岩永主要是运营北新地的Le Sucré-Coeur。

每天开店前一个小时,陆续就有客人为了好吃面包开始排长队。


店里提供的搭配面包的餐点,都是岩永亲自一家一家走访的有机食材,盛放器物都是安藤雅信、内田钢一等职人大师的餐盘,杯具。


每天6点半岩永准时到店烤面包,一直工作到下午4点左右。除了店里售卖的,每天还要准备合作餐厅的面包,一天总共加起来要烤上近1500个面包,50多个种类。


如果创造一个靠食物就能沟通的环境,那该多好!

我们发现,岩永在烤面包的工作间架子上,放着一张患病的大女儿的照片,她在今年已经病逝。



岩永说:“我的大女儿患有重度的先天残疾这件事我无法回避,虽然也想过为什么偏偏是我们家,但因为这孩子,我开始站在少数群体的角度上,感受到了很多的不自由,不被理解。我希望为他们做些什么,是能真正帮助到这个群体的。于是就想到通过食物,如果我们能创造一个不是靠话语,而是靠食物就能互相沟通的环境,那不是很好么?” 

永岩还积极地参与做一个关于残障人的非营利组织,面包店会通过这个组织,雇佣那些耳朵听不见的残障员工在后厨工作,岩永也会定期开课教他们做面包。


“让别人觉得活着真好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如果能做到,那花再多的时间和劳力都是值得。以前做面包只是为了想让女朋友开心,而现在,我希望所有吃到自己面包的客人都能感受到幸福。”


西祠胡同

城市生活社区,就在你身边

苏B2-20130248  苏ICP备13048008号  京网文[2010]0371-0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1177号

南京西祠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可信网站
扫描二维码

扫一扫,加微信
参加活动赢好礼

返回